欢迎访问中国墨子网
当前位置:首页 -> 墨学文化 -> 学术观点
独树一帜的“兼爱”主张——解读墨子之二
发表时间:2021-03-26  |  点击率:111

£ 张庆军
  墨子所处的时代,比孔子所处时期稍晚,正是春秋战国之交。虽然生产力有所发展,但战争的频率和规模比孔子时期更多、更大。墨子观察到民不聊生的社会现实:“民有三患,饥者不得食,寒者不得衣,劳者不得息,三者民之巨患也。”面对战火纷飞,饿殍遍地的惨状,墨子提出了兼爱、非攻、尚贤、尚同、节用、节葬、非乐、非命、天志、明鬼等十大主张。其中,墨子的“兼爱”主张,展现了人性的真善美,蕴含着人人平等的光辉理念,在世界伟大的哲学家、思想家之林,独树一帜;在诸子百家中、在中外历史上,熠熠生辉。
“兼爱”是墨子思想的核心,也是墨子代表性的观点。
  所谓“兼爱”就是“远施周遍”的爱,即不分等级、不分远近亲疏地爱一切人。
  理解“兼爱”背后的深意,不妨从字义上说起。“兼”字在墨子的著作里多次出现,他将具有兼爱思想的人称为“兼士”,将反对兼爱思想的人称为“别士”。为什么墨子不像其他诸子单纯谈爱,或者仁爱,而是要加一个“兼”字,再加一个“交”字?“兼”字除了有“广”和“全”的意思,还有一方对另一方的意思,尤其是将“兼相爱”与“交相利”联系起来品读,就更加明显。在墨子看来,兼爱,一定是一方对另一方的付出。“兼相爱,交相利”按现代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:我爱人人,人人爱我。
  墨子为什么要倡导“兼爱”呢?
  墨子所处的时代,是一个社会动荡和变革的时代。毕生救世、利人的墨子发现,社会之所以失范,出现“国与国之相攻,家与家之相篡,人与人之相贼,君臣不惠忠,父子不慈孝,兄弟不和调”等丑恶现象,都是“天下之人皆不相爱”的缘故。“天下之人皆不相爱,强必执弱,富必侮贫,贵必敖贱,诈必欺愚。凡天下祸篡怨恨,其所以起者,以不相爱生也”。既然天下的祸患皆起于不相爱,那么该怎么办呢?这就要“以兼相爱、交相利之法易之。”具体来说,即要做到“视人之国,若视其国;视人之家,若视其家;视人之身,若视其身。”也就是说看待别人的国家就像自己的国家,看待别人的家庭就像自己的家庭,看待别人就像看待自己,这和我们现在所说的一视同仁是大同小异的。如果所有的人都能做到以兼相爱,不分彼此,那么,天下就太平了。
  墨子倡导“兼爱”是着眼于实利,不是停留在空泛的道德说教上。对穷苦人民“兼爱”,就要实现“饥者得食,寒者得衣,劳者得息”;就要做到“为万民兴利除害”。对弱小国家“兼爱”,就要讲“非攻”,就要竭力帮助它不受大国的侵略。
  墨子倡导“兼爱”,且身体力行地实践这一主张。按老百姓通俗的说法,就是墨家弟子都行侠仗义。所谓侠,就是武艺高强、见义勇为、舍己助人的侠客。墨子读书治学,四处游说,以匡世救民为己任。墨家行“兼爱”之道就是要抑强助弱,扶危济贫。小者,墨家弟子“有力者疾以助人,有财者勉以分人,有道者劝以教人”,翻译成现在的话说,就是“有力量的人,努力帮助别人;有资财的人,尽力分给别人;有道术的人,认真传授给别人。”尽力做有益于民众的事情,达到“强不执弱,富不侮贫,贵不敖贱,诈不欺愚,众不劫寡”的理想状态。大者,墨家弟子精研守城之法,“墨守成规”,介入了战国时代纷乱的国与国的战争之中。不过墨家是“以战止战”。通过完备先进的守城之法,帮助小国弱国抵御大国强国的侵略。“止楚救宋”“止齐伐鲁”就是墨家成功的军事实践。从历史的角度看,墨家的这种止战息争的做法,在战国时期纯粹是乌托邦的幻想。但这恰恰展现了战火中人性的伟大,恰恰是时时刻刻的战争威胁,催生了反战思想的成熟。墨家体现了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的伟大情怀。
  墨家的“义”,也有其特别之处。《经上》篇中云:“义,利也”。墨家的“义”和“利”是等同的。即是说,墨家的“兼爱行义”,就是“与民以利”的义行。这与儒家“君子喻于义,小人喻于利”“君子不言利”的做法相区别,也说明儒家代表的是“食于人”的“劳心者”,而墨家代表的是“治于人”的“劳力者”。“劳力”的平民需要吃饱,希望穿暖,都与“利”分不开。所以墨家重视科技发明创造,以满足平民之利;重视守城之法,以保护弱者之利。更可贵的是,他为了实现爱利天下的崇高目标,甚至甘于舍己为人。这一点连竭力维护儒学统治、极力反对墨子的孟子也不得不衷心赞叹,说“墨子兼爱,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”。
  墨子提倡“兼相爱,交相利”,是为了实现“兴天下之利,除天下之害”的理想,具有强烈的乌托邦色彩。但是,“兼相爱”“爱无差等”的理想社会方案,在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当时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  对墨子“兼爱”思想,中外历代仁人志士都给予了高度评价。中国近代民主革命的先驱孙中山称赞:“古时最讲爱的,莫过于墨子,墨子所讲的兼爱与耶稣的博爱是一样的。”英国著名历史学家阿诺尔德·汤因比在他的著作《展望二十一世纪》中也高度评价:“墨子关于舍去利己,树立爱他的兼爱学说,是反对侵略战争的理论先导,墨子主张的兼爱,过去只指中国,而现在应作为世界性的去理解。”
(作者系滕州市墨子研究中心副主任)



一键分享: